眠山祭月

呵呵。

甜心影帝霸道爱:与影帝同居(中下)

解玉:

如果大家问我为什么一点一点的更,我回答道:因为我不会写小说只会摸爽文。怎么这节还没写完,吓到,受不了这个标题了。这小节建议食用pc,因为可爱的bgm。





接上:http://sy-okari.lofter.com/post/3291d0_12bf0551




CH1.0.3




  影视剧拍摄的次序并不会顺着剧本的顺序来,而是顺着这一地点都有什么剧情能拍来拍,从来都是跳着拍的——否则实在太过浪费成本。


 


 场记板上的标识也是这个作用,拍好的镜头标好次序,后期制作再剪接。


 


 如若不出意料,今日一直效率极高,只一下午便能拍完仙人同谢怜结伴入山这集,明日便会拍他和三郎的对手戏了,只这两集是在同一地点进行。剩下四集要去本地另一个小神庙取景。


 


 其中无事多讲,风信慕情都已从影多年,也是有默契的。谢怜和他们对手的地方除了导演实在不满意几个摄影的机位走向多拍了几条备用,基本上都是一条过的。


 


 反倒是摄影和打光这些幕后比较紧张劳累,电视剧平素要求都比电影低好几条街,更何况这些演员素质如此高,拍不好就都全是摄影那边的锅了。


 


 这一下午他唯一吃的几次NG是和戏份稍多的村民少女对手戏:演那少女的是一个新人小演员,十五六岁。对于一个姑娘第一次露面来讲,人设实在也不好,虽然那小姑娘本身清秀,但是妆却是向着丑和平庸去画的。


 


 倒不是忘记台词,但看起来也非常紧张。好在那女孩的人设就是含胸低头,结巴怯懦而窘迫,谁也没看出来她不太会演这段,紧张了,某种意义上倒是本色出演。




 因此导演训她的点也是走位不对,不是情绪和演技:“情绪是挺好的,你这个走位三个机子都没法拍,看看摄影机镜头都在往哪指呢。”直男导演也是真的没注意到是女孩的情绪不对,如是训道。


 


 谢怜却只看她情绪过分到位,结结巴巴说到破了裙子,低着头眼圈里泪花花又开始打着转,想她是真的被导演训的难过委屈,不全是演技,也没有完全进入剧本。


 


 有的演员不但可以迅速进入角色,因为演得好,台词功底也好,连带着和他对戏的新人也比较容易进入状态。


 


 戏中白衣服的道士哥哥一笼袖,笑眯眯的安慰的不但是戏中的少女小萤,也顺带暗中安慰过这难过委屈的少女,偷偷伸手不动声色的扶了扶她站直,让过身子,以让副机拍的清楚一点,颇为温柔可亲的出声。


 


 “这位姑娘,不如我请你进去吃杯茶罢?”


 


 那十几岁的小姑娘含着一汪眼泪抬了头呆呆的看着谢怜,看了一会,也忘记哭了。


 


 就好像是真的受到了一位温柔可亲的道长安抚,这声音和动作都让她稍微止住了眼泪。


 


 她抹抹眼睛,懦懦回应:“不用啦,谢谢……”


 


 画面沉寂,随着尾板被倒打一声,导演被之前过于省心的几个大佬养刁嘴,显然还是不太满意,但这一幕终于暂时算是收工,顺利结束,可以给人去剪了。


 


 时间已经有些晚,听到导演说一声可以休息,谢怜松了一口气,自己已忍不住去扯头上的假发片了,却有别的人处气氛紧张。


 


 他全无自觉,花城一直看着他拍这段,表情俞显凝重。


 


 花城大佬带的小助理和司机不明所以,也非常紧张,生怕哪里做得不好了被老板扣奖金,附近一片低气压。


 


 助理想着今年的年终奖,像刚刚和谢怜对手那个小姑娘一样怯怯的问道:“老板,你今天有没有想喝星冰乐?”


 


 花城还全神贯注看谢怜那边看的入神,被打断十分不耐烦,看都不看他,轻啐一声,言简意赅的蹦了两个字:“滚啊。”


 


 助理们早就了解老板只是表面凶恶,并不腹诽说上司坏话,倒松了一口气,反正老大还没说不想喝,就一溜烟跑去买了。


 


 花城是男粉女粉都圈,不过还算有一个受众年龄限制。而谢怜不一样,从以前起单圈女粉的能力就非常逆天,粉丝圈范围上至师奶下至萝莉,脸上简直明明晃晃挂着女性之友四个大字。


 


 就算名声狼藉的现在——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已经在包里摸巧克力准备给谢怜送上一板。


 


 之前负责给谢怜化妆的姐姐一直看着他拍戏,看了他哄小萤这段,目光闪动,情绪难以名状,捂着嘴巴发出一点怪声,用力拍了一巴掌旁边坐在苹果箱上发呆的跑腿小弟。


 


 “哎呦。”这次冒问号的换成了不知名的小弟,他摸了一把自己刚刚被打的头顶,回头去看,听到女性化妆老师嘤的一声。


 


 “嘤,我是他的粉丝了。”




 爱上了。

评论

热度(304)